【教師節感言】

教師節過了,收到很多人的祝福,感謝~

在科技進步的時代,我感覺到教師的定義開始轉變,我想說的倒不是什麼老師要跟學生打成一片之類的老調,而是說,老師的角色會因為競爭的型態一直在改變,而必須有更貼近競爭現實的功能。舉個例子來說,傳統的老師是一個教學團體的權威,老師比團體中所有的人懂得還多,也就是這樣,眾人才有必要跟老師學習,又因為這種特殊的價值,所以人人對老師必須要有無比的尊敬和忍耐。這種特性在現在仍然存在,不過,對於老師本身卻有一個潛在的危機:如果一位老師身邊的每一個人,都只會聽話、只會複誦、只會服從,那老師其實是處於一個很不利於「勇猛精進」的位置。

我在巴西柔術裡的經驗,發現教練是必須要跟選手對打的,選手被要求絕對要全力以赴,虛偽的讓步在柔術的世界是會被人一眼就看穿的爛把戲。在這種競爭情境裡,雖然教練靠著專業的知識和技術,經常能贏得大多數的扭鬥,但是許多時候教練的能力也會受到嚴厲的考驗,例如遇到能力不差,但是比自己年輕力壯的選手,或是連續與數人纏鬥,精疲力竭之餘還要接受新人的挑戰,或者是遇到實力不強但是有一兩個絕技的特殊選手,這些都可能讓教練戰到出盡全力,甚至有可能被選手擊敗。以一般人的認知,往往或覺得這是一個極度丟臉的事情,但是專業的柔術家們都非常珍惜這樣的經驗,甚至會激動地感謝打敗自己的學生,因為這給了他/她無比珍貴的「輸經驗」,要知道,「輸經驗」往往比「贏經驗」的教訓還要深刻,還要有效,但是隨著經驗的成長,專業柔術教練們得到「輸經驗」的機會越來越少,沒有人希望自己的技術被擺在一個養尊處優的環境裡腐化,因此都會積極尋求在練習中被打敗的機會,有些教練會刻意讓自己不休息,鍛鍊疲憊中應戰的能力,有些教練會刻意不用慣用的技術,檢驗自己其他的技術是否一樣精熟。

身為教授/教練,我時時提醒自己,千萬不要讓自己的身分成為武裝,千萬不要把別人對頭銜的尊重當成對自己的尊重,教授跟學生沒有兩樣,都還在學海中力爭上游。規律地從事重量訓練,找善扭鬥的選手對打,用實驗的方法測試自己所相信的科學理論和技術,都是尋求「輸經驗」的好方法,這是一個十分辛苦的過程,時常不是被重量打敗、被對手打敗,就是在成堆的學術文獻中發現自己相信的理論被推翻。知道越多,越發現自己知道得很少,但是如果有一點點不勇敢,開始用威權保護自尊,那就是退步的開始。知識技術的進步,是來自於「持續求知,持續學習」的態度,要用「輸經驗」來灌溉自己的學習。

 

*原文刊載於「怪獸訓練Monster Training」臉書專頁2013年9月29日發文

按讚加入粉絲團

延伸閱讀

 
 
粉絲專頁訊息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