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出奇神似的悲劇】

我發現,在一個共錯結構蔓延的社會裡,運動訓練和教育之間有著出奇神似的悲劇。

我是個運動員,也是個讀書人,我從小學到大學念的都是當時當地的明星學校,在九年國教免試升國中的年代裡,我的國中是考進去的,高中唸的是「省聯」的第一志願,大學念的是T大。別誤以為我是個模範生,在這過程裡大多數的時間我極度適應不良。

我發現運動訓練和教育之間,有著出奇神似的悲劇。學生和運動員所受的教育和訓練,都不是根據當事人的福祉而設計,而是根據旁觀者的期望或焦慮而驅動的。很少人在乎學習數學和語文的真正意義,大家只在乎考試考幾分;更少人在乎運動競賽對小運動員的心靈價值,大家都只在乎能不能得獎。在教育上,鮮少人在乎學童用哪種方式最容易吸收知識,大多數人都用填鴨式和重複性的方式操練;在運動上,更少人在乎不同年齡的小運動員,需要怎樣訓練才可以促進發育並且避免傷害,大多數人都相信,吃苦耐勞負傷忍痛是運動員「必經的過程」。不管知識的內容是什麼,寫一千次、算一千次、背一千次,對科學的意義毫無理解,也可以倒背如流;不管訓練的目的是什麼,練一千次、跑一千次、打一千次,即使滿身的運動傷害,技術看起來也已經不錯了。
更像的一件事,是填鴨式教育並不能教出真正促進社會發展和人民福祉的人才,而填鴨式的訓練,也永遠不會傳遞比賽得獎背後,運動對人生的真正意義。
該重新定義,教育和運動到底是什麼了~

 

*原文刊載於「怪獸訓練Monster Training」臉書專頁2014年10月28日發文

按讚加入粉絲團

延伸閱讀

 
 
粉絲專頁訊息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