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走過極限的邊緣】

如果你在那個年代遇過我,你可能會記得我的一些事。我曾經為了散打比賽,減重過28公斤。

那是一個瘋狂的年紀,我呼吸的每一口空氣,好似都是為了比賽。我其實從來不覺得我是一個技術特別好的選手,但是我應該可以說自己是一個特別拚的選手,也因此在那個年少輕狂的時代,為了揮灑自己的色彩,不惜做出巨大的努力,幾次打到頭破血流,也馬上跳起來再打過。

記得當時我是重量級的選手,得過一些比賽的冠軍,但是在「台灣區運動會」變成「全國運動會」的年代,屬於傳統國術的自由搏擊項目就硬生生被亞運散打項目給取代,項目取代不要緊,反正對我來說都是打架,但是,當時因為某些原因,亞運的散打項目只有到中量級,最高參賽體重為70公斤,超過70公斤級別的比賽全部取消。當時體重已經超過97公斤的我,就這麼花了一年多的時間降體重到69公斤。

減重的過程絕對不安全、絕對不健康,絕對不是我現在會建議任何人採用的方式,我曾經超過三十天都只吃幾片吐司和喝水,每天穿四五層衣物在烈日下跑耐力跑,最貼身的一件衣服是輕便雨衣,每次跑完時,全身就像下雨一樣濕透,頭腦熱到幾乎神智不清。 
我並不是循序漸進地花一年時間減掉那28公斤體重,而是每次都用急速減重的方法,因為在打全運之前,我必須先降下來打過許多全國性的比賽,以適應中量級的打法,因此每次都是在一兩個月裡減下來,但是一比完賽體重就自然迅速恢復,只好一減再減,體重呈現標準的擺盪效應。在好幾次的比賽裡,我為了降體重,在比賽前一天穿著塑膠雨衣跑步到凌晨。而千辛萬苦減完體重之後,接者馬上要面對的是一個又一個虎視眈眈的對手。

追夢的過程是孤寂的,深夜中,望著萬家逐漸暗下的燈火,我知道大多數的人在跟親友互道晚安之後,都已經上床安睡,但是,我還有數十圈的操場要跑,我還有好幾公斤的體重要急速減掉,數字是無情的,不會因為你感到悲哀就對你讓步。有一次賽前的深夜,我在一個大操場的跑道上跑到精疲力盡,我坐倒在地上,無數的疑問撲上來,問自己到底為什麼要這麼辛苦,為什麼不乾脆放棄算了,挫折感像是巨浪般襲來,但是一個強悍的聲音似幻覺般喚醒我,對我大聲吼著「不可能放棄」。
只有逼到這一步,我才真正走到自己內心深處,去看看自己在面臨極限時的真正面目,我發現為名為利都不能說服我自己如此辛苦,但有一件事情讓我一定會繼續下去,就是我相信,『人生中所有值得驕傲的事,都不是輕鬆愉快的,只有真正到過瘋狂邊緣,才真正知道什麼叫做努力』,拚鬥無極限,很多人都放棄太早,很多人對於他們所想要的東西都不夠想要,很多人在面臨抉擇的時候都選擇了舒服的選項,也因此錯失了跟生命學習的機會。
那些年,我在這不屬於我的量級又得了幾面獎牌。往後的好幾年,在不同的時空裡,不同的挑戰裡,我又到過這個瘋狂極限很多次,我時時提醒自己,要把這塊黑暗土地走到熟悉,讓自己習慣這種再怎麼絕望都不放棄的感覺。
我因為價值觀特異,始終沒有成為世俗價值裡的成功人士,但是這麼多年來,我已經了解到,要做好一件你真心想要的事,到底需要付出多少努力,更幸運的是,我似乎已經「習慣」努力就是這麼一回事,『就是當萬家燈火熄滅的時候,你,要堅定而孤獨的,繼續跑下去』。領會了這一點,人生再沒有值得你感到挫折的事情,因為,你知道無論多挫敗,你都已經習慣爬起來繼續走下去。
這是我對於運動的教育意義,做出最真誠的告白。

 

*原文刊載於「怪獸訓練Monster Training」臉書專頁2015年3月19日發文

按讚加入粉絲團

延伸閱讀

 
 
粉絲專頁訊息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