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被淘汰的勇氣】

這是一個弔詭的觀念,我不確定我有沒有辦法把它講清楚,不如就從一些例子來閒扯,看看能不能扯出些什麼。

人生在世,往往需要奮力向前,才能追求更高的價值,但是,在我們生活的社會裡,很多時候我們做出了努力、付出了犧牲,最後卻離目標越來越遠。

這是一個共錯結構的時代,舊的價值已經崩壞,但是新的價值尚未建立,或是就算已經建立,卻沒有受到群體性的認同,以至於人們每天面對的,仍然是舊價值所留下來的框架,由一些守舊者或既得利益者繼續強化,一般人如果不加思索,很容易陷入其中,沈淪卻不自知。

舉例來說,一位正在學習的孩子,需要的其實是大量的文化刺激,激發思考的能力以及無窮無盡的好奇心,可是,學校總是要考試,而且已經限定了考試範圍,也設立了評分標準,這時候,陪伴孩子讀書的大人面臨了一個抉擇,我們是要讓孩子反反覆覆練習考試的內容,然後取得優異的考試成績,還是要繼續用廣泛的文化刺激激盪孩子的好奇心和思考力?

再舉一例,一個即將面臨比賽的運動團隊找上你,你是專業體能教練,經過初步的檢測你發現,所有的運動員雖然技術精湛,但都缺乏非常基礎的肌力和體能,而且因為人人都已經在肌力不足的情況下訓練多年,身上都有著大大小小的傷勢,身為一個體能教練,你認為這些運動員應該要暫時減少場上的訓練量,開始好好打下肌力及體能的基礎,這樣不但可以減少運動傷害,對未來五到十年的表現來說,更是大大的有利,可是,教練和領隊以及學校都表示,比賽迫在眉睫,輸贏的壓力太大,應該跳過基礎訓練,直接做最高強度的專項肌力訓練,畢竟「這些選手如果沒得獎,就一無所有了」,身為體能教練,你該如何選擇?

再舉一例,大學是最高教育機構,大學的功能關係到一個社會的文化發展與科技成就,更關係到國人的素養與生活品質,許多公民社會的價值觀與思辨能力,都能夠透過優質的大學教育得到傳遞,只不過,高等教育機構對大學立下了不合時宜的評鑑標準,為了矯正過去許多大學教授遊山玩水不務正業的惡習,所有「新進」的教授都要接受從頭到腳的評分,而評分的優劣關係到工作與升遷,簡單來講,不玩這遊戲就沒飯碗。這遊戲玩到失控,變成一個教授如果沒有自己的論文生產線,就幾乎玩不下去,你不再有時間與學生細細詳談,做些啟發、引導、思辨的教育工作。你面對的這個難題,一邊是自己的飯碗,一邊是知識份子的社會責任與良知,作為一位教授,你會如何面對?

以上舉的都是特例,也許你遇到的都是不需要抉擇的情境,也許你的孩子的學校的作業,就是可以刺激好奇促進思考的高優質課程,或許你的運動員就是各個都已經身強體壯技術精湛,你只需要祭出你最爆炸的訓練方法,他們就會功成名就,或許你的研究領域就是一個用現行的制度最能促進夠成長的領域,你就是這個制度的守護者,或許,或許,或許........

但是,如果不「或許」了呢?

如果你就是面對抉擇的人,你能不能夠接受被制度淘汰,但是對自己的信念負責呢?

你能不能容許小孩子在有問題的考卷上不及格,但是真的找到知識的樂趣並且建立思辨能力?

你能不能夠擋下教練和行政當局的求好心切,挺身當運動員的天使,捍衛他們的健康和長期發展的潛力?

你能不能夠跟自己的飯碗說再見,然後孤身走向寂寞的行道之路,擁抱你心中的理想和願景?

高喊夢想之前,先想想,你有沒有被淘汰的勇氣。

 

*原文刊載於「怪獸訓練Monster Training」臉書專頁2016年11月21日發文

按讚加入粉絲團

延伸閱讀

 
 
粉絲專頁訊息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